猜你喜欢

  • 《深度打击》介绍

    正在县里一个偏远的小镇上年老美丽的楚孟没有知没有觉地放下了一封匿名的求职信 她没有晓得这封信会给千里以外的龙山镇带来狠恶的震动也会给她带来活力盎然的糊口 画点 恰是龙山市贸易银行副行长邵明哲命令他放下这封匿名的陈述信 他对于四海团体董事长乔毅平易近的乐成感触吃醋怅恨乔毅平易近与老婆敏娟之间不置可否的干系 守业早期调用国有资产是10年前817起金融欺骗案的胁从 但是他没想到这封匿名信会给他带来无尽的费事 乔毅平易近装出一副沉着的模样再三思考以为调用5000万国有资产是完满符合资金转移账户也因不测火警而化为灰烬 近10年来四海团体不时开展强大不只为龙山经济开展做出了严重奉献并且慈悲奇迹浩繁博得了杰出的社会名誉而乔依敏10年前还正在蒙受原罪的熬煎他想为龙山赎罪做出更大的奉献…瘪了想哭 韩泓明白了爸爸的意思果然不哭了听话地坐到了沙发上静静地看着韩远离开 想到儿子刚才痛苦无助的样子韩远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钻进电梯里仰天泪流—— 他不是一个脆弱的男人活了将近四十年就是在年少时离家去参军的头一年因为想家想妈妈曾经偷偷在被窝里流过几次眼泪后来就是经历再大的痛苦挫折他都没有掉过一滴泪 可是这半年和谷妍决裂的半年家庭生活如此不幸的半年每次看到儿子受伤的样子他就心痛难忍难以控制自己总是让泪水打湿双眼 儿子的懂事儿婚姻的不幸事业的不顺让他一度顺风顺水的人生搁浅在了四十岁的门槛上 地下车库安静得让人可怕一辆辆停着的汽车似乎都在静默中看着他 找马新军出来喝一杯吧韩远掏出手机刚翻到马新军的电话他又犹豫了 这个时候他其实谁都不想见自己的痛苦忧伤无助不能让别人看见别人也无法理解只能一个人默默承受默默消化 开着车漫无目的地在路上转悠着韩远意外地发现一家发泄屋——心之灵翼俱乐部 看到韩远进来小妹子马上起身问好:先生您好请问您是要发泄还是放松 一条长廊两边都是紧闭着的房门墙面都是软软的地上铺着地毯隔音效果不错 这是宣泄室您要一个小时还是两个小时小妹打开宣泄室的门对他说 韩远一看这里面的器械无奈地哑笑了这比他们部队里的道具真是差远了 两个橡胶人立在里面两个沙包还有拳击手套木棍什么的旁边放着几瓶矿泉水 橡胶人在他眼里变成了谷妍那张可恶的狰狞的脸让他分分钟都有想撕碎了她的冲动 去死吧去死吧他妈的恶妇韩远怒吼着双手不停地挥舞着拳头左右上下全方位地打击着直到打得自己双手发麻全身无力 颓然地倒坐在地上看着依然晃悠着的橡胶人韩远忍不住又跳将起来使劲儿踢了一脚 老子要和你离婚一定要和你离婚这辈子都不要再见到你泓儿是我的是我们韩家人你休想伤害他休想得到他韩远挥舞着拳头大吼道我要把儿子带走带走 这个曾经带给他无限憧憬和幸福的女人如今却把他带进了痛苦的深渊让他生不如死 你为什么就要走进死胡同为什么就是不放手为什么韩远边打边问道你是什么生物啊你为什么如此恶毒狭隘自私为什么连自己的孩子你也忍心去伤害他谷妍你不是人你是畜生十足的畜生…… 韩远疯狂地击打着橡胶人嘴里一遍遍地重复着对谷妍的愤怒他的眼睛睁得很大因为布满了血丝和显得猩红可怕…… 最后韩远歇斯底里地大吼一声用尽了全身最后一点儿力气朝着橡胶人打去巨大的冲击力瞬间把他自己都给弹到了地上…… 他浑身大汗淋漓四仰八叉地躺在地毯上身体也像散了架似的毫无力气 看着空白的天花板他感觉四周都在旋转不停地旋转好像整个世界都颠倒了一样 旋转中儿子哭泣的小脸儿揪心的喊声又在他的脑海里出现在他的耳边回旋两行清泪顺着韩远的眼角缓缓滑落…… 韩远这才缓缓睁开眼睛艰难地爬了起来对着小妹抱歉地笑了笑然后脱下拳击手套走了出去 已经是下午四点了外面的阳光有点儿惨白白得晃眼刺目看着车水马龙的街道韩远一时间茫然又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了 回家这个曾经让他期待的字眼如今成了让他痛苦的根源他真的不想回家不想看到谷妍那个恶妇 他拿出手机下意识地打给了阿蓝提示手机正关机阿蓝还在飞机上 韩远抬起头看了看天空想象这阿蓝一个人坐这么